饿了么发新规回应外卖骑手事件 评论区翻车了!


(观察者网 文/卢思叶 编辑/庄怡) 9月9日凌晨1点多,当大部分人还在睡梦中时,饿了么发公告了。

饿了么称,将尽快推出一项新功能——在结算付款页面新增“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按钮,同时对历史信用良好的外卖骑手提供鼓励机制。

此项新功能疑似在回应昨日刷屏的公众号文章。9月8日,《人物》杂志发布了一篇调查报道《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文章指出外卖平台不断压缩送餐时间、设置超时惩罚机制,压迫外卖骑手疲于奔命,违反交通规则,屡次发生交通事故,与死神赛跑,外卖骑手已经成为“最高危职业”。此后美团向媒体表示:暂不回应此事,下周将举办小范围的外卖业务沟通会。

外卖小哥与生命赛跑被众多网友同情,但凌晨1点多发新规的饿了么似乎“翻车”的更厉害。

在饿了么该条微博下,多数网友评论认为,饿了么不选择主动给骑手增加配送时间,而是呼吁消费者让步,将平台和骑手的矛盾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目前这些高赞回答已被饿了么删除

观察者网财经微博发起的“饿了么将增加多等5分钟功能,关爱骑手还是绑架消费者?”的投票中,认为此举是绑架消费者的人超80%

外卖骑手困境的背后,一方面,是美团和饿了么的长期较量,为了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两大外卖平台暗战已久,“送得更快”成为竞争的一大优势。

Trustdata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美团外卖的市场交易份额达到67.3%,饿了么及其旗下“饿了么星选”市场交易份额共计30.9%,中国外卖行业98%的市场份额被美团和饿了么占据。

在高市场份额下,美团2020年中期业绩显示,第二季度餐饮外卖收入145.4亿,同比增长13.2%。财报显示,从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骑手数达到295.2万人,其中新增骑手达到138.6万人。

阿里2021第一财季业绩报告显示,本地生活服务的季度收入同比增长15%至71.01亿元,饿了么GMV于今年4月出现正增长。

今年8月,价格战升级。饿了么宣布“百亿补贴”计划经过近一个月的试点,正式上线。饿了么方面表示,“百亿补贴”将成为常态化补贴行动。9月起,“百亿补贴”覆盖城市将从目前的24城扩展到100城以上。

外卖骑手困境的另一面,监管问题也受到关注。在观察者网风闻社区,认证用户@沙烨 认为,外卖平台引起的问题反映了监管的缺失,改变企业系统的规则需要通过外部的监管推动。

此外@沙烨 还认为,通过算法,互联网巨头建起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商业帝国。企业家能让外卖员参加上市仪式,却不会给他们福利增加毫厘。外卖小哥可以登上《时代》杂志封面,却不能拥有五险一金。

“外卖员的商业价值被完全榨取的同事,所有的附加成本都由社会来承担”,“收益留在了企业,成本扔给了社会”,@沙烨 称。

@沙烨 在风闻发表的文章截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http://dy.163.com/article/FM0RB8AD05148UNS.html

一系列交警部门公布的数据背后,是「外卖员已成高危职业」的讨论。

一个在某个领域制造了巨大价值的行业,为什么同时也是一个社会问题的制造者?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人物》团队进行了近半年的调查,通过与全国各地数十位外卖骑手、配送链条各环节的参与者、社会学学者的交流,答案渐渐浮现。

文章很长,我们试图通过对一个系统的详细解读,让更多人一起思考一个问题:数字经济的时代,算法究竟应该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文|赖祐萱

编辑|金石

图|cfp(除署名外)

「收到」

又有两分钟从系统里消失了。

饿了么骑手朱大鹤清晰地记得,那是2019年10月的某一天,当他看到一则订单的系统送达时间时,握着车把的手出汗了,「2公里,30分钟内送达」——他在北京跑外卖两年,此前,相同距离最短的配送时间是32分钟,但从那一天起,那两分钟不见了。

差不多相同的时间,美团骑手也经历了同样的「时间失踪事件」。一位在重庆专跑远距离外卖的美团骑手发现,相同距离内的订单,配送时间从50分钟变成了35分钟;他的室友也是同行,3公里内最长配送时间被压到了30分钟。

这并不是第一次有时间从系统中消失。

金壮壮做过三年的美团配送站站长,他清晰地记得,2016年到2019年间,他曾三次收到美团平台「加速」的通知:2016年,3公里送餐距离的最长时限是1小时,2017年,变成了45分钟,2018年,又缩短了7分钟,定格在38分钟——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全行业外卖订单单均配送时长比3年前减少了10分钟。

系统有能力接连不断地「吞掉」时间,对于缔造者来说,这是值得称颂的进步,是AI智能算法深度学习能力的体现——在美团,这个「实时智能配送系统」被称为「超脑」,饿了么则为它取名为「方舟」。2016年11月,美团创始人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的口号『美团外卖,送啥都快』,平均28分钟内到达。」他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技术的体现。」

而对于实践「技术进步」的外卖员而言,这却可能是「疯狂」且「要命」的。

在系统的设置中,配送时间是最重要的指标,而超时是不被允许的,一旦发生,便意味着差评、收入降低,甚至被淘汰。外卖骑手聚集的百度贴吧中,有骑手写道,「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为了时刻警醒自己,一位江苏骑手把社交账号昵称改成了:超时是狗头。一位住在松江的上海骑手说,自己几乎每单都会逆行,他算过,这样每次能节省5分钟。另一位上海的饿了么骑手则做过一个粗略的统计,如果不违章,他一天能跑的单数会减少一半。

「骑手们永远也无法靠个人力量去对抗系统分配的时间,我们只能用超速去挽回超时这件事。」一位美团骑手告诉《人物》,他经历过的「最疯狂一单」是1公里,20分钟,虽然距离不远,但他需要在20分钟内完成取餐、等餐、送餐,那天,他的车速快到「屁股几次从座位上弹起来」。

超速、闯红灯、逆行……在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孙萍看来,这些外卖骑手挑战交通规则的举动是一种「逆算法」,是骑手们长期在系统算法的控制与规训之下做出的不得已的劳动实践,而这种「逆算法」的直接后果则是——外卖员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急剧上升。

孙萍从2017年开始研究外卖系统算法与骑手之间的数字劳动关系,在与《人物》的交流中,谈及「越来越短的配送时间」与「越来越多的交通事故」的关系时,她表示,「肯定是(最重要的原因)。」

现实数据有力地佐证了这一判断——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在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同年,深圳3个月内外卖骑手伤亡12人。2018年,成都交警7个月间查处骑手违法近万次,事故196件,伤亡155人次,平均每天就有1个骑手因违法伤亡。2018年9月,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2000宗,美团占一半,饿了么排第二。

2020年7月28日西安两货车追尾,致一名外卖骑手身亡

#外卖骑手,已经成为最危险的职业之一#,这一话题已经不止一次地登上微博热搜。

在公开报道中,具体的个案远比数据来得更惊心动魄——

2018年2月,一位饿了么骑手为赶时间在非机动车道上超速,撞倒上海急诊泰斗、瑞金医院与华山医院急诊科创始人之一李谋秋,李谋秋抢救1个月之后不幸去世。2019年5月,江西一名外卖骑手因急着送外卖,撞上路人致其成植物人。一个月后,一名成都骑手闯红灯时撞上保时捷,右腿被当场撞飞。同月,河南许昌一个外卖骑手在机动车道上逆行,被撞飞在空中旋转2圈落地,造成全身多处骨折……

被配送时间「吓」得手心出汗的朱大鹤,也出过事儿,为了躲避一辆自行车,他骑着超速的电动车摔在了非机动车道上,正在配送的那份麻辣香锅也飞了出去,当时,比身体的疼痛更早一步抵达他大脑的是,「糟糕,要超时了。」

为了避免超时与差评,他打电话给顾客请求对方取消订单,自己掏钱买下了那份麻辣香锅,「太贵了,80多块,」他说,「但味道不错,吃撑了。」他至今对此耿耿于怀,因为他当时刚入行,经验不足,更合理的做法应该是,他将这份麻辣香锅的钱付给顾客,让他再下一单,这样,「至少能把这趟的配送费给我,」他说,「6块5,我记得特别深。」

「摔车的事情太常见了,只要不要把餐洒了,人摔成什么样都不是大事儿。」朱大鹤说,跑单的时候,他见到了太多遇到交通事故的同行,「一般不会停下来」,因为,「自己的餐都来不及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